简介被吞了太多次
所以没有简介

【零薰】零薰五次拥抱五次羽风薰想一头撞墙

*喜闻乐见的毕业后同居设定,我爽就好(您妈
*出坑后补文,日服剧情没看,零P只熟零,写完意识到可能连零都不熟了,糟
*just FRIENDS ,now
*OOC OOC OOC

下午五点。羽风薰推开门的时候朔间零正把窗帘合上,看来是逼近黄昏的阳光让他实在受不了了,动作慢得过头少了份气定神闲多了点……气若游丝。朔间零听到声音转过头,嗓音像是刚睡醒,“这个声音……哦呀,是薰君吗?”

羽风薰赶紧眨眨眼睛顺带清清嗓子,扶着墙换鞋,额发掉下来遮住双眼,“是哦,不是误闯魔穴的女孩子抱歉啦。”

朔间零低低地笑了声,就近坐到窗口羽风薰的床上,找到了眼镜靠着枕头,看样子是不打算接着睡了。羽风薰也不打算把他赶回他自己床上去,就算后者的床就在他屁股底下的床的对面,隔了几步,躺不下整个朔间零——当然是指179不是那四十来厘米。他已经渐渐习惯朔间零渗入他的生活了,原本应该像同居一个窟的狐狸和蝙蝠一样互不打扰,可那个蝙蝠开始贪恋狐狸温暖的窝了,然后留下番茄汁的气味做回礼。狐狸和蝙蝠?够奇怪的。

“咖喱?”羽风薰嗅了嗅,辣味让他的眼眶有点红。

“嗯。”朔间零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亮得突兀,但又不会吓人,冷光凝到他的睫毛里都显得温柔,“近期的工作没有特别需要,偶尔也放纵一下。吾辈也很怀念辛辣的青春活力啊。

羽风薰摇摇头仅用动作吐槽他的“吾辈”那一套了,打开室内灯搓搓鼻子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在朔间零霸占他的床的时候沙发就不显得多余了。“偶尔也想吃甜食嘛。虽然朔间桑的手艺很好啦。”

“今天出门没有吃吗?吾辈还以为是约会。可丽饼一类的?”

羽风薰把头抬起来,发丝混到睫毛里闷得太难受了,他气鼓鼓地盯着朔间零,“默认出门就是约会也太伤人了。”

“不想吃吗?咖喱。”

“唔……”

“就快做好了。”

“唔……”

“少放了辣。”

“唔……”

“况且薰君近期有些没精神。”

羽风薰的身体僵了僵,“嗯?”

朔间零依旧是那样慵懒地靠着枕头,这次眼镜摘下来了,眼角因为视力眼睛迷起勾出和嘴角一样淡淡的笑意。他总是擅长那样的笑,没有逼迫感,没有嘲笑和戏弄,只有近乎于兄长的关心。

羽风薰不喜欢这个。

“既然吾辈能从脚步声里辨认出汝来,当然也能从鼻音里判断出眼眶红事因为辣还是……别的什么了。”

能根据脚步声认人,变态吗。羽风薰愤愤地想。刚哭完脑子还在混他一开始居然没反应过来。

“想谈谈吗?”朔间零开口。

羽风薰一声不吭翻了个身回避朔间零的目光,手腕上的表滴滴答答地响。

“如果觉得被冒犯了,吾辈道歉。只是作为搭档的……唔,关心。并不是有意要掺手薰君的私事。”

朔间零当然还记得羽风薰加入UNDEAD是图什么,过激背德摇滚叛逆那一套不是他的菜,有奇人之首所在的组合能更多地吸引粉丝尤其是女性或许是个不可缺少的要点,但真正让羽风薰选择UNDEAD而不是FINE ,KNIGHTS,还是朔间零自己担保的除了必要练习之外绝不会插手多管羽风薰空余的时间干了什么。自由。朔间零盯着羽风薰发丝下白皙的后颈想,他越界了,薰君要生气了。

多少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当口羽风薰不会另寻组合或者单飞是显而易见的,可他还是有些慌乱,不理性的慌乱。能让薰君更接受自己的是足够的自由和平等。缺少了羽风薰不行,想让他留下来只能让风筝线再放开些,够矛盾的。朔间零暗自苦笑了一下,好极了,这下不只慌乱了。

“朔间桑回去过吗?”羽风薰突然应声。

“家里?”朔间零下意识地回答,羽风薰不满地哼哼,他顿了顿,“啊,抱歉,梦之咲吗?印象里还没有。”

羽风薰抬手挠了挠头,手指插进金色的发丝里,最后手搭在脖子上手背挡住了朔间零看他脖颈的目光。他只是静静地躺着背对着朔间零,一言不发。

就在朔间零以为他不会跟自己谈谈的时候羽风薰开口,“因为是答应过的,所以我回去啦。”

朔间零怔了一下,或许他的视力不行,在听觉方面他从来不会出错。他熟悉每个朋友声音下的情绪波动,所以当羽风薰的声音在最后的音节有克制不住的颤抖的时候,朔间零几乎要从床上起来……拥抱他了。

羽风薰没有转头,金发顽固地翘起,他的耳根发烫,手摩擦着脖子试图放松呼吸,他当然听到自己最后的颤音了,也不指望朔间零会漏过这声。他只能期待朔间零不要有过度的反应。开玩笑,他在提刚刚让自己哭的话题诶,有点情绪多正常啊。

“海生部没了。”那是…当然的,即使那个顽固的对自己进行斥责的后辈再怎么不情愿。他几乎能想象奏汰嘟着嘴不满了,然后拍拍飒马的头。他伸手拍拍飒马的头。羽风薰顿了很久,把那些所有的不太多的回忆,它们一点点在眼下被抹去的苦涩,最终身为无关者的无奈,全都化为一个简短的单句。一直无依无靠的旅人在风尘中突然回顾过往,他身在异地,找不到过去的路,他处处留下自己的脚印,那些混杂起来足迹叫不出名字,最后熏风带走了一切,带走了他。他才是熏风啊。他没有那么在意过往的。羽风薰不满地想。

晃牙把轻音部的人轰出去练习着吉他,一言不发地陪伴着不知为什么就走到这里的羽风前辈。他环顾了一圈大变样的轻音部,没有棺材的位置空空荡荡。本来就不该有棺材吧,这种地方。羽风薰轻轻地说,我比自己想的要更在意这里,这是搞不懂。晃牙终于舍得把嘴里叼的拨片拿下屈指敲他脑袋。当然的吧。

“轻音部……”羽风薰执着地用颤抖的声音逐个音节念出。他还没有哭出来,只是要憋住好不容易压回去的情绪太困难了,难过得要窒息。

“薰君。”朔间零打断他。

“UNDEAD……”羽风薰坐起抱住自己的膝盖。身体蜷缩起来好像比侧躺着要好控制多了。

朔间零终于忍不住轻轻地抱住他,羽风薰没有从他的手臂里抬起头,反而把自己抱得更紧了。他的身体轻轻颤抖,指节发白。太丢脸了,他想。这个念头很快被涌起的悲伤吞没。

“如果觉得比起被男人安慰还是一个人比较好的话,轻轻推一下吾辈就好了。”朔间零拍了拍他的背。

羽风薰把头埋得更深了,拉住朔间零的袖子。

“下次带吾辈一起去吧。”朔间零等他的身体不再颤抖只是因为呼吸规律地起伏,抬手捋顺他抓乱的头发,动作比拉窗帘温柔。

“想听海浪,吾辈会批准一个长假。深海君也格外喜欢汝,抽空可以一起去看他。等阿多尼斯君晃牙毕业了,这里又是UNDEAD。暂时的分别非常苦涩,可预见的未来又在闪耀着灼烧吸血鬼眼球的光。薰君就存在于吾辈们的这里。”羽风薰听到他的心跳。

“吾辈是真祖吸血鬼啊,”朔间零半开玩笑低低地说,“在薰君离开之前吾辈永远是如此模样。不会老去,不会消逝。”

并且永远爱你。

朔间零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羽风薰闷闷地笑,“假的吧。”他没有彻底哭出来,朔间零的胡扯把他的悲伤不留痕迹地扫到一边。

真的,真的。朔间零用了多少诚恳做不出声的回应,又用了多少自制力没有去亲吻他的头顶或脖颈。

“哦呀,人类还是不能懂啊。”朔间零松开他,点到即止。跪倒沙发前面仰头对上羽风薰湿漉漉的眼睛,睫毛上也闪着亮晶晶的光,眼眶和鼻子红彤彤的。朔间零在心里给他举了个满分的牌子。“晚饭还吃吗?”

羽风薰抹了抹眼睛,“饿坏了。”

朔间零想起这是他们认识几年来的第一次拥抱,薰君情绪难以抑制,自己在睡梦中被惊醒大脑还迷迷糊糊。薰君比自己想得要温暖,把他完全当作熏风想得太无情,抱起来也比料想的舒服。他对羽风薰了解得还太少,怎么能说爱呢。

朔间零有点头疼,手上还留有他的潮湿温度。

饿坏了。

——一个坑——

评论(16)
热度(84)
© 没睡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