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被吞了太多次
所以没有简介

【零涉】你的头发还好吗♪(不是的

宝贝儿子长大了,给爸爸产粮了,嗝。

逾期未至。:

※预警:二三年捏造,记些自己的瞎想。
零p,只熟零。
对涉的了解不多,在坑边缘,暂时只是肤浅地喜欢他。
…他们好好看啊我的天……(……
以上OK的话,go











晚风带上凉意,窗口的风铃叮叮作响,朔间零皱了皱眉头,脸上染了黄昏的红色,盖子肚子上的书早就不知道掉到哪去了,就算是夏天也难免有些凉。




睡了一个下午也恢复了大部分体力,现在只是单纯的赖床。朔间零翻零个身,额头碰上不知道谁的腹部,暖意透过单薄的衬衫传来,对方的发梢勾得他鼻子很痒,朔间零赶紧停下了闷头瞎蹭的动作,看起来毫无前辈的威严,倒像只家养的猫。




稍微想想也能记起下午的事,霸占了人家一个下午的膝枕多少也有点自知之明。朔间零搓搓脸,心下飞速地打腹稿,还没在“给本大爷做了一下午的膝枕要心怀感激哦”和“抱歉睡过头了”之间做出抉择,日日树涉安静的睡颜直截地拦断了朔间零为了避免尴尬做的拙劣掩饰,长发束成马尾半搭在肩上,发丝还在一根根的扫落。这样做一下午腿都麻了吧。朔间零挠了挠头,盯着发丝心猿意马,宁愿全世界只有这件小教室,看多久都不会被惊扰,自己的脑子里又像大爆炸,吵得很,心脏轰隆轰隆地跳,滚烫的血液从胸腔到指尖,到处四溅收不回来。




说来蹊跷,朔间零总能一眼分辨涉是真睡还是演戏。日日树涉偶尔叹气为什么总是骗不过零啊,得到的回应总是这可是本大爷啊。认真地询问理由也只得到了“直觉吧”这种毫无建设的答案。




为什么呢。




朔间零小心翼翼地半起身,单手撑起上身,眼睛没有从涉的脸上移开过。涉温暖的呼吸骚动零脸上微小的绒毛,零就这样看着,距离近得快没有焦距。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




朔间零单臂隔空抱住涉,差不多的身高他有点勉强才把脸埋到肩上,亲了亲那一截对吸血鬼来说过于诱人的脖颈,自暴自弃地瞎蹭,毫无定力。




“唔…”涉皱了皱眉头,无意识地偏过头,嘴唇贴上零的耳廓,辫子扫过脖子,好痒好痒。




这样都不醒就说不过去了。朔间零拍拍涉的头顶,抱得严严实实,“你这家伙终于醒了啊。”




“……啊,睡了个好觉。不是被吻醒稍微有点可惜哦,不过总按剧本演还是乏味了。”涉揉揉脸,刚清醒的声音由低沉的沙哑渐渐的过渡到平时的语调。




“早安,零。”刻意压低的声线,勾引吸血鬼真是好大的胆量。









“晚上好,涉。”









在这里睡着了吗?




朔间零折回路过的教室门口,透过不大不小的门缝正好可以看见日日树涉的发尾,再往边上错开就是他的睡颜,安静的,惊心动魄的。零咬了口吸管,牙齿反复碾压,发尾那一小截挠得他慌乱。要睡觉去保健室啊,为什么要一个人靠在桌角。




朔间零帮他掩好门,脱下外套姑且盖上。一缕长发挂在涉的额前,随着他的呼吸起起伏伏,散发之后真是容易乱。




在意,超在意,在意死了……朔间零盯得眼睛发酸。




都是宗的错吧。他自暴自弃得想,食指勾起发丝小心翼翼地挂上耳垂。零俯下身,单膝着地凑到涉的耳边,“晚安。”













“おっよ…!”涉牢牢地抓住零的手腕,在起身之前把他拉回,还没站稳的朔间零向前猛踏一步保持平衡,手臂撑在头顶。




“抓到咯,吸血鬼先生。♪”日日树涉笑了起来,“桌角咚?真是惊喜啊…☆”




“……”朔间零被他能吹一辈子的笑颜扰得兵荒马乱牛鬼蛇神心猿意马眉开眼笑七上八下……




都怪你啊斎宫宗!




“这次猜错了?”朔间零稍微有些挫败。




“如果是零第一次猜错的话那一定是值得纪念的日子,不过非常遗憾!是在盖衣服的中途醒的,”涉晃了晃头,耳边的辫子随着动作摇摆,“amazing…☆”




“嘘。”朔间零用手指抵住涉的嘴唇,“稍微看点气氛啊,笨蛋。”




朔间零放下胳膊,额头靠在日日树涉的肩上,再不甘心地抬起来,额发胡乱地偏走露出半边额头,“以前的涉呢?”




“是啊,在哪呢?”涉试探性地,缓缓地伸出手,在确信了不会被躲开之后才抱上。




“找不到了也罢。”
“是吗……”













“我们都懂的,涉。”
“吾辈们从来没有怪过你,日日树。”


————————————————


不知道为什么总吃冷cp,老零的语气在最后一句勉强加上了。送给 @睡好没 拉我入坑又喂冷cp的这位爷。一个晚自习随便写的,给我吃!(……

评论
热度(91)
© 没睡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