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可以点图可以约稿,是个新手

烛台切光忠、和,

呃……我画腻了中分想反正是礼服也会抹抹发胶换换发型勾线的时候我自己都认不出来只是想着他画的呃……长谷部……压、压切长谷部……

友:看起来像本子封面

谁说是明老板我打谁(怪谁啊

 

没准弃笔继续写文#大佬压切长谷部和牛郎烛台切光忠的三两事还是会闻闻脖子的ABO呢#

……我瞎说的我不知道

 

“指名要我吗?”

“啊,没错,有人需要我带走你。”闻闻,“午夜巴黎?感谢上帝——我来得不晚还能闻到残留的皮革香。对自己慷慨点大男孩儿,再浓烈点的香味也熏不倒那些脑子混沌只剩下性的Alpha。”

咬耳朵,“那是我的信息素,先生。”

 

ABO需要翻译腔作下酒菜

应该不开车,打一下无差tag,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我都比较吃上位

对不起压切烛,怎么总是我。

评论
热度(23)
© 没睡好 | Powered by LOFTER